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化专题
 Print

尼雅湖痕与人文变迁




编者按:

2019年6月,中国探险协会理事王方辰随中国探险协会新疆和田探险体验团考察尼雅古城,记录到大量湖相沉积层以及生态系统整体退化的痕迹,还见到为数不多的人骨遗骸,并根据尼雅遗址现场考察绘制了尼雅文明鼎盛时生态系统复原图。通过这次考察帮助人们看到了水兴则文明兴、水枯则文明衰的实例。


中国探险协会尼雅遗址探险考察距今已经整整一周年,从尼雅遗址广袤苍凉的遗址景观中,随处可见的湖泊退缩痕迹最值得人们深思。那些尚被未黄沙吞噬的湖泊沉积层与多处湖底痕迹见证了文明因水丰而兴、水枯而衰的生态变迁过程。
 

由于过去尼雅遗址考察学科不够广泛,考古队仅对坟墓与文物做了一些考察,但是对该遗址整体生态系统演替过程几乎没有记述。因为本人专业关系,这次虽然时间仓促,我还是记录到大量湖相沉积层以及生态系统整体退化的痕迹。
 


根据遗址中的湖相沉积遗迹我是这样的分析:几千年前,中亚文明的发展引发资源不足,一些有能力迁徙的沙漠部落沿古丝绸之路向东扩展,抵达今天的尼雅遗址之后,见到沙漠腹地有湖泊、还有以胡杨、沙枣、梭梭为主体的沙漠耐旱植物生态系统,他们就驻足于此,以当地高大的胡杨为建筑材料,建成了类似今天达里雅布依人居住的木房屋,后来竟然发展为古“精绝国”。

尼雅文明的兴盛导致资源逐渐匮乏,粗大的胡杨树逐渐被砍光了,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植被覆盖率进一步下降,使原本就非常脆弱的胡杨、梭梭生态系统逐渐衰落,地表蒸发量不断增加,另外上游来水量也有一定消减,处于尼雅河尾闾的湖泊水位逐渐下降,直至干涸,因而留下大量湖泊沉积痕迹。



遗址中的大型木栏建筑可以看出,使用的材料比较粗大,因此一定是使用当时本地生长的高大胡杨树,经过刀劈斧砍之后,截面加工成为方形,而且这些建筑均在地势较高的坡顶上,一方面说明当时湖水水位有一定高度,另一方面也是地质基础稳定,是比较安全的。



随着湖水水位不断下降,后来的建筑已经建在干涸多年的湖盆内部,这个过程估计至少上百年,多则上千年,可以用湖相沉积淤泥进行年代测定,可以从科学上搞清尼雅湖盆退缩的年代与总时间长度。



这座“房屋”中的湖相沉积层已经当做平台来使用了,房屋主人 把水平非常好的湖底硬壳当“桌子”或“条案”来使用,这个湖底沉积“平台”至少是湖水退去几十上百年,人们确认湖水绝对不会再度涌来,才敢在这样的地方建房子。


尼雅考察中还见到为数不多的人骨遗骸,应当是正常死亡后被葬在小山丘上,用几根树棍支架成“靠椅”状,值得注意的是死者的安葬位置。根据死者安葬状态不难想象,他们充满对水的崇拜与向往。



安葬地点死者背对山丘上的树丛,面对日益消退的湖泊,期待灵魂能够在绿树成荫、湖水荡漾的地方有个永久的安生之地。根据尼雅遗址现场考察我绘制了尼雅文明鼎盛时生态系统复原图。


由于湖水是经历缓慢的时间段逐渐退去,尼雅人有条件逐步转移到水草丰满的地方再建家园,例如自现在尼雅遗址核心区到达里雅布依村并不算太远,而且接受教训的人们也不再把大树统统砍光了。
 


以上图中的木栏房屋建筑结构几乎完全相同。可以想象当时尼雅人骑着骆驼,赶着牛羊搬迁到至今仍有高大胡杨树的地方,重新建造了新的木栏房屋,使数千年尼雅文明得以传承延续至今。说这话也有一点点依据,那就是尼雅遗址中的白色颅骨。

粗粗看去,轮廓、结构、五官比例,眼眶及鼻梁骨结构与今天的达里雅布依人种的五官构造相似度非常高,如果能够通过DNA对尼雅遗址的颅骨与今天达里雅布依人最对比,立即就能得出二者是否有祖先与后代的联系。
 

尽管我们在达里雅布依村停留时间那样短促,但是我们看到了沙漠民族在十分恶劣的自然环境中有滋有味地生活,每个人脸上的微笑那么纯真、那么灿烂!对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那么热情洋溢,歌舞相待,使我们大大增强了人类战胜沙漠环境的信心!
 

目前地球环境整体都在恶化,荒漠化速度十分惊人!今天能有克里雅河畔的沙漠民族,用传统生活技能和沙漠生存智慧来维系沙漠生态系统稳定而不继续恶化是多么难能可贵呀!他们的生存技能与文化传统,最终可能成为支撑人类生存的最后救命稻草。

通过这次考察我们再次看到,水兴则文明兴,水枯则文明衰的实例,不论任何时候都要保护好环境,绝不能让今天的文明再次衰落。   



王方辰

中国探险协会理事
野外科学考察专家
联合国教科文《人与生物圈》科学顾问
80年代从事环境保护与野外探险考察工作
90年代开始研究青藏高原生态系统

数次参加大型探险科考活动,如雅鲁藏布大峡谷全程穿越及保护藏羚羊1号行动;多次亲自组织和参加高原冰川、湿地、江河源头及南沙西沙等特殊地区进行科学探险活动,5次遇险死里逃生。30年来科学探险考察行程20余万公里,还到过南极、东非、南非、南美、南亚、俄罗斯等世界各种不同地区进行科学考察。被评为第四届全国十大徒步人物,中国当代徐霞客。





China Culture Foundation
Copyright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8610-59282896
  ccf@ccf.org.mo
  Wechat:CCF-2013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