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化专题
 Print

三星堆文化新发现 或将解开起源之谜


2月8日晚,央视元宵特别节目结束后,很多人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也有很多人没关电视,等着22点30分,新一期《开讲啦》开始。

主讲人是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



发现于1929年的三星堆遗址,名气很大,它是中国少有的前后延续了近千年的先秦古城古国遗址,也是研究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起源的重要实例。

2019年,三星堆遗址发现已经90年了。

1986年7月至9月,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相继发现,这是遗址考古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为重大的发现。



三星堆遗址目前已经出土了两万件各种材质的文物,而两个坑出土各类文物上千件,其中以青铜器为大宗,尤以80余件青铜雕像为前所未见的重器。“外星人”金面立人铜像、青铜面具、青铜神坛,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青铜器、3.96米高的一号青铜神树,巨大的鸟头以及金杖等,更是独一无二的稀世之珍,在其他地方从未见过。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正是这两个坑的发现,确立了三星堆遗址在中华文明乃至世界文明史上的重要地位。




作为目前掌握三星堆信息最多的考古学家,雷雨在节目里为观众解答了诸多围绕三星堆考古多年的问题,更带来了三星堆考古的最新成果。

如果关心考古,你或许在去年年底听过一个重磅消息。

2019年12月20日,新华社发布了《三星堆第三号祭祀坑崭露头角》的报道,是第一次官宣。因为发掘还在继续,究竟发现了什么,除了这13个字外,并没有透露其他细节。

作为第三号祭祀坑的发现者,雷雨站长在《开讲啦》首次分享了第三号祭祀坑发现的很多细节。

目前考古发掘的部分,还不到整个发掘面积(12平方公里)的千分之二,“所有很多问题还没有满意的答案,还得一铲一铲慢慢挖下去。”

雷站长说,一些基础性的问题,也还无法解决。比如城门在哪,道路在哪,水网如何,码头在哪,三星堆既然是蜀国的都城,王陵区在哪?蜀王埋在哪里?三星堆出了那么多的青铜器,那作坊又在哪?

此前发现了一号二号坑,那么三号、四号、五号坑在哪?都是谜题。

带着这些问题,考古队员这些年一直在发掘和研究。2019年12月,在一、二号坑的旁边,考古队员发现了第三号坑。

“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雷雨在节目中说。

这也是目前三星堆遗址最新的考古发现,也是最重磅的。

这个第三号坑是如何发现的?

雷雨说,有一天试掘时,他在一条探沟旁边发现了遗迹,“按我们考古人的专业说法,就是灰坑,一个直角的,和周围的土截然不同,就在二号坑旁边,我想可能有戏。”

继续发掘。

12月2日,雷雨在博物馆开会,刚开了10多分钟,手机收到现场发来的一张照片,出现了铜器。

“先别声张。”开完会,他赶到发掘现场,铜器的颜色,很像三星堆祭祀坑此前出土的铜器,但究竟是什么器物,都不认识。

当天下午,陈德安赶到现场,蹲下身,因为眼睛不好,他摸了摸,说了七个字,斩钉截铁:是大口尊,没问题。

二号坑曾出土过大口尊,口沿很大——



当天下午,三号坑的大口尊“肩膀”上的兽头也露了出来。

4天后,长5米2,宽2米2左右的一个规规矩矩的长方形黄土坑露了出来。更神奇的是,三号坑不仅就在一、二号坑的旁边,它的大小和方向和二号坑几乎一模一样,出器物的深度也一模一样。

可以说,三号坑是二号坑的孪生兄弟,“太激动了。”


雷雨说,目前正在组织各方面的专家,尤其是文保和科技考古的专家制定发掘方案,“究竟是就地发掘,还是整个把它切割回去,做实验室考古,我和大家一样,怀着同样的心情,希望早日清理出来,像二号坑一样丰富多彩,璀璨夺目,金、铜、玉、贝,一个都不能少。”

一号、二号坑是1986年发现的,已经过去了34年,但考古界和历史学界对这两个坑的认识,依然没有统一,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祭祀坑,一个是亡国宝器掩埋坑,“我称之为突发事件掩埋坑。”



一号坑比二号坑要宽一点,大一点,而坑里的器物,一号坑的年代要早一些,所以有专家认为这两个坑是两次非常盛大的祭祀活动形成的。

至于认为是“突发事件掩埋坑”,一开始就否认了祭祀坑的性质,两个坑两千多件东西,应该是古蜀国的全部家当,“除非他疯了,为了祭祀把它们全部砸烂再投入坑里,这完全是一种自毁武功的行为。”

有专家认为,这两个坑是一次性形成的,两个坑挨得很近,方向“一度不差”。“如果是两次形成的,你想埋在同一个方向,不可能完全重合。”



“三星堆遗址开始出现衰落的迹象,与此同时,成都地区的金沙遗址崛起。有一个大胆的假设,这两个坑是一次突发事件引起的,很有可能跟蜀国的统治阶层内部斗争有关,导致政变,发生了迁都,顺理成章迁到金沙去了。”

雷雨说,长期以来,“亡国坑说”几乎占据了主流。“现在好了,三号坑来了,搅局了,这个天平好像往‘祭祀坑说’那一派倾斜了。

为什么?

“一次性出现三个‘亡国坑’的几率,应该不大。我们不妨脑洞再开大一点,如果还有四号五号六号坑,怎么办,那就严格意义上支持了它完完全全是祭祀坑,如果真的是这样,哪怕只有三个坑,也已经说明这个国家视祀如命。”

也就说,三号坑的发现,冲击了很多观点,把多年来围绕着三星堆考古的谜团带入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阶段,“对它的认识要产生一个质的飞跃。”

我们期待三号坑的继续发掘,继续惊艳。


China Culture Foundation
Copyright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8610-59282896
  ccf@ccf.org.mo
  Wechat:CCF-2013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