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化专题
 Print

掀起私人美术馆的面纱


全球各地,艺术收藏家们已经不能满足于将自己的藏品陈放于家中一隅或者捐赠给公立博物馆了,他们正在努力建造和运营属于自己的私人美术馆。而这一举措也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民营艺术机构在艺术界的角色和作用。


事实上这些年来公众与私人美术馆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的私人美术馆起步较晚,但数量增长迅速,“公共化”将是他们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所不得不研究和实践的课题。


▲中国的私人美术馆起步较晚,但数量增长迅速



早在2010年的时候,卫报就曾对全球各地正在崛起的各种私人博物馆进行报道。大批的当代艺术收藏家们为了向公众展示他们的收藏品正在建造私人博物馆。中国、墨西哥、希腊和澳大利亚,这些地区都聚集了许多实力雄厚的收藏家,并且拥有著名的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翠西·艾敏(Tracey Emin)和克里斯·奥弗里(Chris Ofili)等艺术家的作品。

卫报还提到苏富比欧洲主席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对这一现象的看法:如果收藏家们只是把自己的藏品捐赠给公立博物馆的话,他们体验不到根据自己的品味创建出的具有个人风格的博物馆的“创造性参与感”,所以,私人博物馆还有一个新的标签叫做“自我定制”(ego-seums)。比如古根海姆博物馆就是所罗门·R·古根海姆为他的艺术收藏而开设的。


▲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



对于作为创始人的藏家来说,私人美术馆的裨益当然也不止满足自己对艺术的热爱那么简单,通过从事慈善获得自我价值的实现,以及取得税收优惠,也在建造私人美术馆的决策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虽然建造私人美术馆的初衷五花八门,完全取决于收藏家个人,但世界上那些最为知名、受人景仰的机构,在运营宗旨方面却都大同小异。

一家美术馆一年的运营费用大约在多少钱?据MoMA2018年财报显示,不包括购买艺术品的收藏经费,年度运营总支出约为2亿美元。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这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今年,泰康保险集团创办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宣布,“泰康美术馆”正式启动,在泰康官方承诺中提到“每年拿出不超过企业税后净利润的2%来完善收藏”,2%到底是多少钱?以2018年公布的2017年财报看,泰康保险的税后净利润约为80亿元人民币,2%是1.6亿,这约等于纽约MoMA近年来年度运营费的十分之一。

要知道,国内私人美术馆运营费用主要是靠经营者自掏腰包在维持。但要想美术馆能长久的运营下去,仅靠个人资金投入只会是一个“无底洞”。就比如“中国风景:2019泰康收藏精品展”,即便在业界拥有相当好的口碑,仍难以回本——近两个月的展期,约有两万余名观众,然而相对于数百万元展览成本的投入来说,别说赚钱,就连“打平”都很难。


▲左起:外滩美术馆、松美术馆、复星艺术中心、龙美术馆



1、国家政策扶持尚不完善   
美术馆对于公众知识以及地区文化都有着极大的公益促进作用。对于国家政府而言,应当大力推动并制定相关政策予以扶持。

在西方,捐献美术馆充抵税收或者遗产税的做法已经实行。面对巨额的遗产税,很多人选择将财富转化为艺术品,捐赠给美术馆,并且也为美术馆的运营捐赠一些基本费用。这样一来,美术馆的收藏丰富了,日常的运营费用也能得到基本保障。


▲红砖美术馆正在展出的“特纳奖”得主劳拉·普罗沃斯特个展“尽其所有”



2、赞助人体系有待成熟   
赞助人体系与规模在国内的发展也相对有限。对西方的富人而言,只要将这部分应当作为税收交给国家的钱用来捐助美术馆,不仅可以成为美术馆的理事会成员,还能世代享受捐赠艺术的美名,何乐而不为?而目前在中国,美术馆的捐赠者大多仍以情怀为主,这样致使美术馆能接受到的捐赠相当有限,尤其对于私人美术馆来说更是如此。

3、衍生品的销售没有想象中理想   
2017年,故宫文创的销售收入已经达到15亿元——超过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
单霁翔表示,“故宫是差额拨款单位,国家每年提供54%的经费,46%靠自己来挣。我们的影响力大了之后,IP值就大了。”但要私人美术馆达到故宫IP价值的高度,难度可见一斑。
据今日美术馆2018年年报显示,设计商店及文化艺术服务占据美术馆创收的16%,约788万人民币。这个数字相对故宫来说仅冰山一角。然而,这已经是私人美术馆中相当不错的表现了。


▲今日美术馆2018年年报:综合创收构成



要知道文创收益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展览的人气。因此,文创这条路对于目前国内的私人美术馆来说,道阻且长。

4、一场高人气展览能拉回整年的展览赤字    
一个高人气的展览产生的收益能立马缓解美术馆的财政压力。那如何办一个高人气的展览呢?


▲昊美术馆《虚·构》,人次观展10w+、社交媒体好评100w+、视频媒体观看量1000w+



美术馆既要增加影响力,维持营生,又必须履行它支持当代艺术发展的义务。或许有些学术价值高的展并不会吸引那么多人,而网红展又略乏深度,因此美术馆需要计划各类展览的比例,使得两方面达成平衡。

5、以藏养藏,填补收藏经费    
对西方博物馆而言,置换藏品的行为是常见的。今年2月,在伦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送拍德国表现主义艺术家恩斯特·路德维希·基希纳(Ernst Ludwig Kirchner)的《沙发上的女孩》,所得将继续购入新的收藏。
无独有偶,今年3月底,由所罗门·R·古根汉美术馆(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馆藏的赵无极《无题》于香港苏富比上拍,以1亿港元落槌,加佣金1.16亿港元成交,拍卖收益将拨归艺术基金。



▲由所罗门·R·古根汉美术馆馆藏作品:赵无极《无题》,1.16亿港元拍出

据美国博物馆联盟(The 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规定,只允许在将收益用于购买其它藏品时,才可以出售或交换现有藏品。这样的规定,既约束了美术馆不得将收益私有化,也保证美术馆的购藏能在资金缺少的情况下也能实现自循环。

一般而言,美术馆购买的均是新的年轻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而出售的时间已经是这些艺术家成熟之后了。因此,一件馆藏作品往往能换置多件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在帮助他们成长的同时,也完成了美术馆应尽的使命。

6、品牌活动将带来可观收入    
品牌对于私人美术馆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赞助人。2019年,Dior将继续赞助古根海姆国际艺术节庆祝晚宴,这将是Dior连续第七年成为该晚宴的主要赞助商。该晚宴是为博物馆筹集资金赞助而举办的重要活动,同时也是纽约市的重要社会活动,会吸引了众多国际上最有声望的艺术商和藏家前来参加。据馆长阿姆斯特朗称,2018年的晚宴上已经募集到了不止210万美元。


▲古根海姆国际艺术节于博物馆地标性建筑内举办了盛大的晚宴

在国内,有前瞻性的美术馆管理人已经意识到品牌赞助的重要性。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上任的前两年,80%的时间就都花费在找赞助商上。高鹏以自身经验谈到,获取品牌赞助的最佳时间一般在7、8月。“一到七、八月,我们就要考虑第二年的赞助商,所有的国际大牌都是在7、8月开始考虑第二财年的规划。如果错过了这个时间,有再好的case,它也没有钱给你了。

因此,私人美术馆若想拉到合适的赞助,需要早做在准备,更需要花些心思在品牌的活动策划上。

7、背靠美术馆带动相关产业发展   
虽然美术馆不能直接产生经济效益,却能大大促进周边其他产业的消费提升,比如零售艺术空间、购物艺术中心、文化艺术地产、艺术酒店、艺术文化旅游等。


▲位于王府井大街1号的嘉德艺术中心夜景



8、品牌加盟未来可期    
美术馆本身就是一个大IP,如何利用好这个IP创造更高价值是美术馆管理人需要思考的。1986年,托马斯·克伦斯成为古根汉姆博物馆的馆长,与其他博物馆长保守的治理风格不同,克伦斯一直强调“经营”博物馆,“收益”、“绩效”、“规模经济”这些经济学或管理学中的术语成为他工作中的重要衡量标准。

当时古根海姆博物馆所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就是与其他博物馆争夺观众。为了扩大影响力、节约成本、降低运营风险,克伦斯发起了古根海姆全球连锁式博物馆经营模式,以应对全球博物馆多少都面临的资金紧张的问题。

虽然费用高昂,但加盟的美术馆也获得了非常可观的收益。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无疑是古根海姆全球扩张计划中最成功的案例。

10年间,这座城市更是从一座环境问题严重、工业结构陷入危机的城市,转变为欧洲生活、旅游、投资条件最好的城市之一。参观人数不到一年内就达400万人次,直接门票收入即占毕尔巴鄂市年收入的4%,而带动的相关收入则占到20%以上。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



然而,虽然如此,现阶段国内私人美术馆要做到值得品牌加盟的距离还很遥远。不过,这未尝不是一个可以努力尝试的方向。

中经文化产业   
日前,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副馆长傅军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建美术馆面临共同挑战:拿什么立馆?》。文中,她犀利地指出当下美术馆存在的一些问题,并提出,藏品才是立馆之本、选址的好坏是美术馆未来发展成败的先决条件等见解。

拥有美丽的一池碧水的海牙市立美术馆,是荷兰为数不多的高质量现代与当代艺术馆之一。这里拥有世界上最为丰富的蒙德里安收藏。

苏州博物馆是国内少有的几座热点博物馆。除了归功于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亲自操刀设计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它位于拙政园、狮子林和忠王府旁边,与世界文化遗产和历史街区乃至整个苏州古城连成一片,且风貌统一,又有现代特色。

打造一座成功的美术馆,藏品才是立馆之本,没有优质的藏品资源和相应的典藏研究,那么美术馆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有效盘活地方文化资源,将为一座新建美术馆铺垫一个很高的起点,也将为后续美术馆的经营发展持续助力。

美术馆的展示空间,要立足当下,面向未来,兼顾现实需要和长远需求。当然,美术馆设计的超前性,建立在对美术发展的深度了解与未来预判之上。


在重庆美术馆里,参观者欣赏艺术作品。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目前美术馆建设似乎正在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

在笔者看来,部分新建美术馆存在着“虚胖”的状况,外表显眼,内在孱弱。这种状况折射出人们在美术馆认知上存在的误区,有必要引起社会各方的关注。

美术馆的硬件与软件之间,存在着严重的缺口。

国内部分美术馆建设明显有别于一些发达国家,后者通常是先有数量众多的藏品,为了这些藏品资源向社会开放,才建立艺术类博物馆,也就是美术馆。因此,一些发达国家的美术馆绝大部分的展示空间是用来做藏品的固定陈列,只有小部分空间,用于做3-6个月不等的临时展览。

国内的美术馆情况不太一样,首先我们的藏品资源有限,很多美术馆建成之初几乎没有什么藏品。到目前为止,鲜少有美术馆设立常设展厅,极大部分美术馆都是需要用临时展览去填充。


这就意味着,如果美术馆面积越大,展览的数量就要越多。然而,现阶段,国内优质的展览资源十分有限,专业从事学术研究和展览策划的人才又很稀缺。因此,美术馆的硬件与软件之间极不相称,存在着缺口。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不少美术馆徒有华丽外表,内部充斥着一些低质量的展览。更为遗憾的是,有些美术馆建成之后,由于缺乏必要的展览经费和专业人才,只能关闭一些展厅,任其长期闲置。



观众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观看法国画家安格尔的著名画作《布罗伊公主》

众所周知,打造一座成功的美术馆,藏品才是立馆之本,没有优质的藏品资源和相应的典藏研究,那么美术馆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另外,展览是美术馆的主业。

优质的展览一方面需要专业的人才,另一方面还需要必要的展览经费。如今美术馆专业化的人才基本集中在北上广等一线都市,三、四级城市新建的美术馆的专业人才缺口甚大。

选址的好坏,是美术馆未来发展成败的先决条件

艺术发展到今天,它不再是端坐在象牙塔里供人朝圣的对象,也不再仅仅是生活的点缀,很多时候,它是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就是生活本身。

四方美术馆,南京,创办人南京四方董事长陆军

因此,美术馆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这座城市的生活品质和生存环境,所以它就应该位于我们日常生活的核心区域,一来方便参观,二来与人们的关系密切,从而对城市居民的精神文化生活产生持久深入的影响。

目前我们经常会看到,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相对开阔,也相对交通不便的地方,会耸立起一座座新建的美术馆。这些貌似现代的美术馆建筑,往往因地处城市的偏远地区,与当地的城市历史文脉几乎没有什么关系,也难以形成个性化的地方特色,极易同质化。

如何利用现有的历史文化资源做好美术馆选址这篇大文章,其实考验着决策者们的智慧和担当。选址的好坏,是一座美术馆与博物馆未来发展成败的先决条件。




比如苏州博物馆,是国内少有的几座热点博物馆,除了归功于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亲自操刀设计之外,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它位于拙政园、狮子林和忠王府旁边,与世界文化遗产和历史街区乃至整个苏州古城连成一片,且风貌统一,又有现代特色。苏博“不高不大不突出”的设计理念,也让苏州博物馆新馆很快成为城市更新的样板。


苏州博物馆



综上所述,假如选址前能真正征求相关专家的意见,利用所在区域的名胜古迹、历史街区和名人资源,将有效地盘活地方文化资源,为一座新建美术馆铺垫一个很高的起点,也将为后续美术馆的经营发展持续助力。

借助行业专家意见,为美术馆建筑设计的科学性和合理化保驾护航。

公共美术馆建设是一项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为了提高公共美术馆投资决策的科学化水平:


01


首先在选址之初就应该广泛听取美术馆、博物馆等相关行业专家的意见。

目前,国内很少有对美术馆设计有专门研究的建筑师,而一些擅长美术馆设计的国外设计师,又存在着文化上的差异,因此,积极听取美术馆、博物馆相关行业专家的意见,是公共美术馆建设决策科学化和合理化的保证之一。

龙美术馆,上海,创办人刘益谦

但如今很多的公共美术馆建设的专家论证会,大多是在选址已经完成、建筑方案基本落定的情况下召开的。换句话说,建设的大框架已确定,只让专家提一些无关痛痒的修改建议。所以,这样的专家论证会成为一种摆设,一道程序。

02


其次,美术馆建筑不同于一般的公共建筑,设计之初就要对内外两条动线的规划、不同的空间感受、视觉的整体呈现、不同灯光的配置、标识与导视系统等都要作出充分的考虑和研究,因为所有这些都将决定和影响今后展览的逻辑性、便捷性、舒适度和可观性。
松美术馆(Song Art Museum),一座具有国际视角、国际标准化艺术空间,由华谊兄弟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创办,于2017年9月正式开馆。

然而,如今部分公共美术馆为了凸显它的外在形象,成为地标性建筑,片面追求外型的奇特与视觉冲击力,做一些大而无当的设计。另有一些为了追求空中俯视的所谓造型效果,添加了很多毫无意义的多余之笔。更有甚者,为了开幕的气派,把中厅或走廊设计成像商场那样华丽丽的大空间,这种铺张之风,是对美术馆空间资源的一种极大浪费。

03


再有,美术馆展示空间的设计,必须尺度适当,既要有适合小的架上艺术作品展示的空间,也要有适合大型装置、影像等各种当代艺术展示的多元化空间。

现在很多体量巨大的新建美术馆,普遍采用了大尺度、大空间,给后续的展览策划和布置带来很多难题,也势必增加分割、搭建等布展成本。经常由于作品大小无法与空间匹配,导致展示效果深受影响,大打折扣。


观众在中国美术馆拍摄展出作品“唐石人像”。新华社记者 鲁鹏 摄



04


除此之外,美术馆的展示空间,需要有一定的灵活性与可变性,以适应不同展览的需求;还要立足当下,面向未来,具有一定的预见性和超前性,以兼顾现实需要和长远需求。
今日美术馆主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CBD中心,成立于2002年。

当然,美术馆设计的超前性,是建立在对美术发展的深度了解与未来预判之上,所以必需借助美术行业专家的意见,为美术馆建筑设计的科学性和合理化保驾护航。




China Culture Foundation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8610-59282896
  ccf@ccf.org.mo
  Wechat:CCF-2013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