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化专题
 打印本页

1.9亿!“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再次轰动


2018年11月20日晚,在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之夜专场拍卖中,此前备受关注的“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最终成交价为1.92625亿元。创造了金石碑帖拍卖的世界纪录。


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之夜特别推出“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专场拍卖,其中含宋拓本7种,元明间拓本1种,明拓本3种,最终以1.675亿元的价格落槌,加佣金以1.92625亿元成交。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安思远先生是美国及整个西方艺术界公认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是收藏中国古代艺术品的泰斗,被尊称为“中国古董教父”。

安思远生前在纽约寓所

安思远的碑帖收藏,数量并不太多,共十二种十五册,但每种都是传奇。这十二种碑帖,是其自1989年至1995年期间,在美国纽约佳士得、苏富比两家拍卖公司所得,金额不完全统计有120万美元以上的投入(其中有三种价格不详),在当时也应算是很有魄力的投资。

安思远、王立梅、启功


尤要值得注意的是,早在1995年之际,启功先生就委托时任国家文物局外事处处长王立梅女士,希望其在美国出差时找到安思远,将淳化阁帖四卷祖本带回国内展出,并说“我不见《淳化阁帖》死不瞑目”。


1996 年北京故宫安思远收藏碑帖珍品展开幕式。 刘九庵、张德勤、何东爵士、启功、安思远、杨新、吴尔鹿、苏士澍


终于在1996年9月,安思远曾经携其收藏的十二种十五册善本碑帖来故宫展览,文物出版社专门出版《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启功先生作文《真宋本淳化阁帖的价值》,并委托人民美术出版社王靖宪先生为这十二种碑帖撰写了说明。后来启功先生主编《中国法帖全集》之时,又将安氏所藏刻帖收入其中。


宋拓《淳化阁帖》四卷祖本 


 安思远藏宋拓《淳化阁帖》四卷祖本 。


展览结束8年之后,上海博物馆以450万美金收购安思远藏宋拓《淳化阁帖》四卷祖本,这是安思远辉煌收藏生涯的一个高峰。


▷ 宋拓十七帖文徵明朱释本



其为王羲之草书信札的汇帖,因卷首有“十七”二字而得名,原墨迹早佚,现有刻本流传,共二十九帖。传世《十七帖》当以唐弘文馆本系统为最佳,较为真实的再现了《十七帖》原卷之貌,其特征为文末有“敕”字及题记。其馆本系统中,当以文末题记“僧权”二字半刻本为优。


此本为十七帖最为著名之版本,是“僧权”二字半刻本,其传承有序,历代著录,原为元赵孟頫旧藏,知此当宋拓无疑;一九九四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66,000美元所得。


▷ 宋拓黄庭经

原石久佚,王羲之书。此本与上海图书馆藏本为一石所拓,为宋拓单刻帖。后代多以此刻翻摹,见《明停云馆帖》中存。此本原为明王宠、陈淳旧藏,民国间归裴景福壮陶阁,又归广东李启严,后见于一九九二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99000美元所得。


此本曾出版于民国间文明书局珂罗版《宋搨黄庭经沈问卿旧藏》,并著录于民国间中华书局版《壮陶阁书画录》卷二十一。


▷ 宋拓晋唐小楷

原石久佚。此册内收魏、晋、唐小楷七种,皆为宋拓。后代多以此刻翻摹,见《宋星凤楼帖》、《伪绛帖》中存。宋刻小楷以清李宗瀚藏越州石氏本为最,此七种中最为珍重者当为魏钟繇《宣示表》,即先贤所谓最佳刻本。此册有宋印,又归明项元汴,后见于一九八九年美国纽约苏富比拍卖会,安思远以14,300美元所得。


▷ 宋拓怀仁集王圣教序

原碑今藏西安碑林。此碑之宋拓本较他品存世略多,然精本少。此为宋拓精本,纸墨精良,为上乘。碑在宋元间断裂,与此同时者有欧书《皇甫碑》,皆在宋元见石有裂纹。此本为未断本,当为宋拓。


此本原为元班惟志旧藏,又归明文征明,后见于一九九一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39,600美元所得。


▷ 宋拓群玉堂帖本千字文

原石久佚,为宋韩侂胄所刻丛帖,计十卷。传世无全本原刻,见有翻刻。此册为全帖卷四,宋拓孤本,无相同卷次流传。另有其他卷次分藏故宫、吉林等博物馆,皆残本。


此帖宋印,又归明文征明,历代著录,流传有序,民国时期经谭敬、陈仁涛收藏,又归李启严;李氏所谓“群玉斋”即此。谭、陈二氏印见于其藏宋拓孤本柳书《神策军碑》中。此本之珍贵,其为此刻帖唯一单卷全本,故可单作一帖而存;其次传拓精良,笔笔牵丝皆在,为上上品。


▷ 宋拓小字麻姑仙坛记

原石久佚。此册内收三种,皆为宋拓。所谓小字麻姑真本,当指南城本,石背刻七家小楷,翻本皆无,真本有未断与断本之别。此宋拓三种,前二种为南城真本,第二种后有七家小楷;第三种为宋拓别本,后代多以此刻翻摹,见《明停云馆帖》中存。此本原为宋陆伀旧藏,又归明文征明,后见于一九九四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49,500美元所得。


▷ 元明间拓瘗鹤铭

原石今在江苏镇江焦山碑林。石宋代坠落江中,清康熙间捞出五石,传世拓本有所谓水前本及出水后拓本。此册内收两种,其一为水前本,即出水以前拓本,或称水拓本。依“校碑字诀”,水前本“遂吾”之“遂”字,之旁完好,此本正同。张彦生先生认为《瘗鹤铭》传世无可信宋拓本,王壮弘称此本为水前拓,故公允判断此元明间拓本。其二清焦山僧鹤洲拓本,为出水后拓本。


▷ 明拓天发神谶碑

原石久佚。传世最旧本当为罗振玉藏宋拓孤本,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此为明拓本。依“校碑字诀”,明拓本第十四行“敷垂”二字略损,第十五行“吴郡”二字略损,此本正同。此本原为清周亮工旧藏,民国间归谭敬,又归李启严,后见于一九九二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所得。


▷ 明拓礼器碑

原石今藏山东曲阜孔府汉魏碑刻馆。传世最旧本当为明初期拓王戟门藏本,此为明拓本。依“校碑字诀”,明拓本第十行“绝思”二字不连,此本正同。此本原为明王铎旧藏,民国时归吴乃琛,后为安思远所得。


▷ 明拓曹全碑



原石今藏西安碑林。原碑明万历间出土,后碑断,故传世有未断本及断本,明拓皆为未断本,此本即是。此本原为端方旧藏,后陶斋后人散出,见于一九九五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30,800美元所得。


▷ 宋元间拓石鼓文

原石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传世最旧本为日本三井纪念美术馆藏北宋拓本三种。现存明拓本,知者以日本藏徐坊旧藏本为最,王壮弘以为明初拓本,依“校碑字诀”第二鼓第一行“汧”字完好,第二行“鲤”字完好。此本与徐坊本“汧”、“鲤”二字同,且第二鼓“黄帛”二字间无石花,更优于徐本,故公允判断此宋元间拓本。


此本原为清吴云旧藏,又归李启严,后见于一九九二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安思远以264,000美元所得。




中国文化基金会版权所有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8610-59282896


  ccf@ccf.org.mo